(中国語簡体字翻訳版)眠れない人のための心理学

(中国語簡体字翻訳版)眠れない人のための心理学

購入 - Amazon(中国版)
書 名:写给失眠者的心理学
発 行: 2014年12月1日
出版社:[中国]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日本] PHP研究所
I S B N :978-7-5551-0312-7
日本語版『眠れない人のための心理学』

<翻訳言語による解説>
目录
前言世界上最贵的幸福是好好睡一觉
序困吗?累吗?想不通就先放下吧
失眠的时候,我离自己最近
抛弃谁,都别抛弃自己
一种叫做“坚强”的脆弱
别和别人比,因为没法比
不管睡不睡得着“我还是我
活着,不是为了勉强自己
心被透支得太多,就会慢慢死去
悲伤,也是勇气
我们为何如此不安
世界有多美,不安就有多沉重
孤独,比不安更寂寞
努力,别一开始就用错方向
从getit到enjoyit
快乐抵消不了的不快乐
因为痛,所以不做痛苦的逃兵
和羞怯的自己谈恋爱
你爱不完美的自己吗?
烦恼,不过心中的一粒尘土
幸福的环境,培养幸福的人
失眠,所以累觉不爱吗
活得像滞销品一样的人生
你之所以勉强自己,多半还是因为有所希冀
什么都想要的“得不到”
凡是迎合,小心内伤
利己,不损人,也是一种病态吗?
不喜欢的人,请你果断pass
你想要的,要配得上你的失眠
从糟糕的人际关系里解脱出来
幸福,重质不重量
你讨厌的人,直接拒绝就好了
你的心被“fix”了吗?
何必为伤害你的人支付时间成本
关掉朋友圈,和自己聊聊天
引诱你失眠的野心是什么
睡不着的晚上,你在算计什么
成功≠做“大事”
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幸运
不要错在动机上
所谓做自己,就是听从内心的声音
人生不是写着“万事如意”的贺年卡
尽力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控制自己而不是掌控成败
你好了,人生就会变精彩
放过自己,压力就小了
焦虑,提升你的失眠风险
恐惧,纸糊的围墙罢了
不安的夜里,天空挂满伤害
我们不完美,但至少要对自己诚实
睡前过滤心中的不安因子
日本首富为什么赚钱
扛不住,你就睡一觉
每个人都有那么几晚辗转难眠
失眠时,请反省你的生活方式
不能给你满足感的工作,差不多该辞了
不一样的你,才是你自己
“现实中的自己”VS“理想的自己”
认清自己是最好的转换心情
没必要获得像谁,像自己就够了
爆发吧,给坏情绪一个出口
越是压抑,越是焦虑
说好不在乎的,心里也要放下
失眠99%都是因为想太多
逃避,遇见失眠
天下没有不痛就愈合的伤口
到底是入睡太难,还是烦恼太多
失眠的苦恼根本是生活的痛苦
失眠没关系,太阳照常升起
小小思维转变,幸福指数瞬间提升
害怕差评的欲望,阻碍睡眠
如果人群让你孤单,不如一个人狂欢
不要做气炸自己的河豚
心情不好时,做一件你真正喜欢的事
你的失眠和你的想法相关
把能做的事情做完就好
伸个懒腰做自己
寻找接受自己的伙伴
比起他人的认可,你肯定自己更重要
温柔,也当有力量
如果心告诉你别那样,你就别那样
即使怀疑也要试着相信
放下执念吧,没什么是非要不可
成为睡得着的类型
后记

序言
世界上最贵的幸福就是好好睡一觉
失眠症不仅仅是睡不着那么简单,其背后有大范围没有解决的心理问题。例如:自卑。澳大利亚的精神科医生贝兰·沃尔夫对失眠症是这么表述的:“失眠症是自卑者最容易表现出来的病症之一。”
假设贝兰·沃尔的表述是正确的,那么,只要没有解决自卑的问题,失眠的问题就无法解决。那么,失眠,安眠药能治么?当然也有用安眠药治好的案例。但是也有些医生不给失眠患者开安眠药的处方。这个人就是阿尔费雷德·阿德勒。有人因为睡不着而到阿德勒这来,但是阿德勒医生不会给自己的患者开处方安眠药。因为他确信患者睡不着,不是器质性(医用语,指器官或是身体组织)病变的问题。他往往会根据失眠症和患者心理上的关联,然后引导患者正视内心,然后治愈患者的失眠症。所谓失眠说到底也是一种病症。失眠症是心中未解开的心理问题通过失眠这种状态反映出来的病症。这和其他恐惧症一样。
比如,赤面恐惧症不仅仅因为脸红而成为问题。它背后有更深层的心理方面的原因。赤面恐惧症的人把脸红当作屈辱的事情。其实我觉得,它的深层原因是对自己本身的屈辱感。自己对自己的屈辱感通过脸红表现出来。同样的,失眠症患者通过“无法入睡”来表达自己对生活现状的不安。只要无法放下对现状的不安,无论怎么改变姿势你都别想安稳入睡。
无法入睡的夜晚把失眠的人心中的某些问题象征性地表现出来。无法入睡的夜晚,就是潜意识在告诉失眠者“你不能解决你人生里存在的问题”。
有个合资公司的老板,虽然有很多钱,但是每天都很不安,说自己“根本睡不着”。究其原因,估计是因为越是成功,越是害怕在激烈的竞争中会落败。他虽然是个成功人士,却不能享受成功的乐趣。
每天都能获得良好的睡眠,或成为一个失眠的成功人士,你选哪一个?
恐怕是每天都能获得良好睡眠的人比较幸福。即使钱没有多到富翁的程度,但每天都能睡足,早上起来精神抖擞,这样的人就很幸福。
夜里无法入睡,早上无法起来。该合资企业的老板说,他宁愿花1000万日元(60万人民币)购买良好的睡眠。只要有良好的睡眠,其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因此,我对他说,与其每天思考企业成功的秘诀,不如思考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于是,他在睡不着的夜里就会想:“不管有什么都不如有良好的睡眠幸福,我要良好的睡眠!”

幸福真的很贵,即便拥有资产无数也未必能买到。可是,幸福又真的很简单,每天都能睡足,早上起来精神抖擞,即使没大钱也比那些睡不着、起不来的人幸福。
到底是失眠太痛苦,还是我们把幸福想得太复杂?
不管制造出多么有效的安眠药,也无法完全解决失眠的问题。安眠药只能治疗“无法入睡”这一表象,而不能治疗无法入睡的内因,真正的心理原因。
安眠药无法解决人们无法入睡的根本原因。
即使因为服用安眠药而获得了一夜的酣睡,失眠的内因也不会在第二天早上改变。现有的心理问题也不会得到解决。当然,我并不是在否认安眠药的作用。只是对我们现代人来说,有些日子是“必须睡着的”。
无法入睡的夜晚也许是现代文明发展后,神给我们的惩罚。这本书里出现的失眠症是现代最具有代表性的,以此为基础,我们应该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入睡”。
后记
阿德勒不管每天忙到多晚,都保持第二天早上7点起床的惯,并且精神饱满。于是他的朋友就问道“你既然睡得那么少,怎么还能让自己继续高效率地工作呢?”阿德勒回答道:“因为我睡眠质量好。”这本书不会让你在读后成为像阿德勒那样一躺到床上马上睡着或者即使只睡两个小时也能激情工作的人,但是可以让你成为花费时间就能睡着的人。
是人都有自卑感,但不是每个人都要被自卑感指挥着选择错误的道路。如何应对自己的自卑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课题。
实际上,失眠的人就是人们在错误地应对深刻的孤独感中产生的深刻的自卑感。在生活中,为了守护自己的安全,拼命去考虑他人会如何看待自己这件事情,让心一直保持紧张,其结果就是更加为孤独和自卑而苦恼。
我想最后一次引用本书已经引用了几次的贝兰·沃尔夫的话:“当他和朋友有各种羁绊的时候,当他感觉到生命中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意义的时候,他都可以安然入睡。”
不原谅他人、愤怒的人无法入睡。当你勉强自己去原谅他人的时候,会造成自己的烦恼,不能原谅就不要原谅。不要勉强自己去原谅无法原谅的人,但是可以把不可原谅的人作为自
己生活的动力。
朋友不需要很多。只有寂寞的人,才会结交很多朋友来隐藏自己的寂寞;或为了隐藏自己的自卑感,装作讨厌他人,不需要朋友,但是不管他如何隐藏,都可以由他的言行感觉出他的自卑。
花费时间,结交可以信任的朋友。这看起来很远,但是却是让你能睡着的近路。
最后,我由衷地感谢从《让心灵休息的方法》开始就一直担任我编辑的大久保龙也先生。一直深受他照顾。
平成二十四年十月

文摘
抛弃谁,也别抛弃自己
大家都知道抛弃恋人是不道德的,抛弃孩子是触犯法律的,那么抛弃自己是什么罪呢?
你有没有想过,自我抛弃是比以上说的那些例子更严重的罪恶,我们像抛弃亲人、恋人一样抛弃了自己,为了没有任何意义的讨好就背叛了自己,还浑然不知。
犯此罪的结局通常是,大家都远离你,最后只剩下你自己。
我们前面说过,欲求不满导致失眠,背叛自己去讨好他人的人通常也是内心有所欲求的人。可事实上,距离欲求的满足,就自身能力来说,又有一定距离。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们白天勉强自己,晚上怨恨自己,然后日复一日地失眠。
勉强自己的人,会有一种怨念的气场,不仅苦了自己,还会招致他人的讨厌。被周围的人讨厌,人生免不了要受挫折。任其延伸下去,问题真的可大可小。不要说睡觉了,人生的问题都可能被波及。
心理上无法自立,经常讨好他人的人,其实是在贱卖自己。因为缺乏对自己正确的价值估量,所以害怕自己不受欢迎,于是兜售笑脸一般去讨他人欢心。
这样的行为,与其说是一种贱卖,不如说是背叛。讨好他人,贱卖自己的人,实则是背叛了自己。
那么人为什么会自我背叛呢?
希望大家对你笑脸相迎,你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对他人笑脸相迎了。想获得大家的承认,即使勉强也要笑脸相迎,这时,你的笑脸(连同真实的感受)在被贱卖,你觉得勉强却还是做了就是对自己的背叛。归根结底,勉强为之是因为怕被人讨厌、抛弃的不安引起的。
为了获得他人良好的评价而对他人露出笑脸,即便他不喜欢这个人。也就是说,一个对你笑脸相迎的人,他心里其实是仇恨你的。多么奇怪的一件事情啊。
假如你很讨厌,甚至仇恨一个人,就别勉强自己对他笑脸相迎了,因为这样的话仇恨会不知不觉地在你心里堆积。
对任何人都笑脸以对的人,多是想从别人那里得到些什么的人,比如大家的好感、信任之类的。可实际上,别人并没有那么喜欢他。这时,他的心底就会堆积愤怒的情绪。最终心底囤积的情绪用别的形态表现出来,就是失眠。
被他人称赞却失眠的人,和不被他人称赞也能够酣睡的人,你会选哪一种呢?
以 10元买进的糕点,希望以 100元的价格卖出去,卖不出去就郁闷,日复一日。害怕被人抛弃而讨好每个人的失眠者,就是这样的蛋糕销售员。勉强自己做超出能力的事情,一边贱卖自己的笑容,一边为笑容得不到回馈而懊恼,囤积抑郁和愤怒。
为贱卖自己而被失眠伤害的人有病态要求,就是要求自己把 10元买进的糕点卖到 100元。
贱卖自己的人,对谁都没有防备,特别是对有病态要求的人没有防备,即使自己做出牺牲也要迎合他人。迎合过后又发现对方没有给自己所期待的反应,又产生懊恼。更令人苦恼的是,即便懊恼了还不能直接跟对方表现出来,甚至假装愉快。最后,你给自己的惩罚就是接连不断的失眠。
因为这样陷入失眠的人,无法从害怕被他人丢弃的不安中走出来,就无法进入安稳的梦乡。
没必要活的像谁,像自己就够啦
焦虑分两种,你意识到的焦虑和没有意识到的焦虑。
我在年轻的时候,每到没有讲义的年末就会松口气,并极力否认这种放松是因为自己能力的欠缺造成的。与此同时,几乎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得胃病,一直持续到 1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四。后来我才知道这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焦虑让我的胃得了病。
焦虑,即使你没有意识到,也会通过身体表现出来。如果得了胃病却没意识到,那就表明焦虑已经很大了。
事实上,很多失眠都是由没被人意识到的焦虑引起的。正是因为没意识到,很多人才会在失眠的时候问自己“为什么睡不着呢”。所以,睡不着的时候,要先排查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是否存在问题,也就是进行彻底的自我分析。
坚持己见的心理是“没有自律性、不成熟的尝试表现”,这大概就是温尼科特 1说的“虚伪的自己”的心理状态。就像有些人以为自己独立了,其实完全没有独立。失眠的人要反思,觉得独立的自己难道不是“虚伪的自己吗”?
“虚伪的自己”无法和他人通力合作,还无法放松。
自己以为没什么可焦虑,可就是夜里失眠。其实还是有很大焦虑的,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这种无意识的焦虑比那些因某种具体的焦虑而苦恼的人更加严重。那么你为什么会感觉不到这种焦虑呢?这就是施瓦茨教授说的压抑性应对者。
认识不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感觉不到焦虑,就是压抑性应对者,周围的人看压抑性应对者,就会觉得他们的态度不太自然,为人不耿直,没有能打开心扉说话的朋友。
有人或许会觉得自己大概是在焦虑方面感知很弱的人。可实际上,焦虑是太平常的东西,几乎谁都有过焦虑的经历。比如,升学考试前感到焦虑,毕业生在面试的前夜感到焦虑,进行疑似癌症的排查前感到焦虑,即使有自信觉得“自己一定会通过”“一定不会是癌症”,依旧会感觉到焦虑。
感到焦虑时,有些人会想:“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感到焦虑呢?我不是这么弱小的人。”这种想法背后的心理机制是,病态的自尊心在压抑焦虑。
因此我想说的是,当我觉得自己“没有感觉到焦虑”的时候,其实焦虑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忍耐限度。比起那些觉得自己“现在正在为某件事而焦虑”的人来说,这种感觉不到的焦虑
要激烈得多。因此,你会失眠。
感觉不到焦虑,其实潜意识在催眠自己说:“我已经强大到没有焦虑了。”
没有焦虑的,强大的人,就是“理想的自己”,你期待(欺骗)自己是那样的自己。而“实际的自己”只是个能感觉到焦虑的普通人。然而压抑焦虑的人,并不满足于自己是个普通人。他们觉得如果承认自己感觉到了焦虑太丢脸,简直是昭告天下自己弱小。
“我必须强大”——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必然会活得很压抑,压力很大。与其这样,不如接受自己是“会感到焦虑的普通人”,那样至少可以换得夜里安眠。
成为压抑性应对者夜夜不得眠,夜里酣睡的普通人,哪个划算?你要做好这个算术题。能感觉到焦虑的人,比不能感觉到焦虑的人好眠。当然,世界之大,也有人对我之前说的那些事情,真的感觉不到焦虑,也能睡得很好。他们是真正强大的人。但是,要牢记,自己就是自己,哪怕会焦虑,那也是自己,要接受。
睡不着的晚上,你在算计什么
野心也可能是失眠的原因,阿德勒就曾说,失眠的人都是野心家。他认为失眠就是野心所表现出来的症状,并为发现这点而骄傲。事实上,首先发现这点的人并不是他,而是 2000年前的罗马诗人贺拉斯。
贺拉斯觉得失眠的人不是为了让自己活得舒适,而是总想让现实生活符合自己的计划。这点 2000年前的罗马人知道,现代人早都忘记了。抱有超出自己能力的野心是现代人失眠的原因之一。
有野心没有错,错就错在高估自己的能力和无视所处的环境,把超现实的期待套在自己的头上,做自己只要冷静下来就发现做不到的事情。
没有登山经验却想登珠峰,暴饮暴食却希望吃出苗条身材,刚进公司就想升做经理……不知道基础是一步一步打下来的,不知道自己的位置,这样的人如同完全不运动突然就开始跑步锻炼,却突发心脏病猝死的胖子。假如他明白自己的情况,就知道应该从营养均衡的膳食开始,从走路开始。
那些失眠的野心家,他们不具备实现野心的能力。这难道不是因为他们所拥有的能力配不上他们的野心吗?
引诱你失眠的野心是什么呢?工作晋升,财富积累,新欢旧爱,等等,这些都可能成为你失眠的直接诱因。归结到一处这些都是欲望,对名望、感情、金钱的欲望。但驱使欲望的不是野心,因为有欲望,所以有野心,看起来符合逻辑。事实上,自卑感驱赶你奔赴欲望,催促你萌发超现实的野心。
失眠的野心家懦弱,他们不敢正面对待自己的自卑感,反倒是努力获得优越感来逃离自卑感。结果就是,心灵因不安而紧张感高涨,感觉就像河豚气鼓起来,佯装强大,迎来了一个又一个不眠的夜晚。
失眠是在变相地要求你承认:“我在强迫自己追求病态名望。”病态的强迫不消失就永远失眠。可控的野心不会导致失眠。所谓的可控是指,当你迫切地想要实现什么的时候,心中会有舒适的感觉。总是希望获得超出自己能力范畴的认可,并拥有超现实的目的,会导致野心不可控,你也会变得很被动。
因此,在失眠的夜里,你可以思考“为什么自己会对自己抱有超现实的希望”,也许你会从中看到内心对自己的深切失望。
……

前のページ 次のページ